當前位置:單機小說 > 其他 > 逍遙醫王 > 第3章 拷我之前,你最好先打個電話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逍遙醫王 第3章 拷我之前,你最好先打個電話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葉天還想再踢丁建幾腳,門口衝進來幾名警員,為首是位絡腮鬍男子,三十多歲,他掃了一眼現場,冷冷道:“什麼人敢在我的地盤鬨事!”

丁建一看到絡腮鬍子,頓時雙眼放光,大聲道:“張所長,快把這小子拷起來,他打傷了我的兄弟!”

絡腮鬍子連忙扶起丁建,笑道:“丁少,你冇事吧?”

丁建一指葉天,惡狠狠地道:“小子,你就等著把牢底坐穿吧!”

張所長一揮手,喝道:“拷上!”

現場的兩名警員拿出手銬,不問青紅皂白就要拷走葉天。

葉天一揮手,兩名警員便彷彿遇到一道氣牆,無法近身,他冷冷道:“拷我之前,你最好先打個電話。”

張所長乾了十年片警,經驗豐富,聽葉天這麼說,不由心頭一動,他冷聲問:“小子,你想說什麼?”

葉天摸出一張名片,手一甩,名片就輕飄飄落在他的手上。

張所長掃了一眼,就看到一個十分熟悉的名字,周傳武!

周傳武?他愣了一下,隨即渾身一震,這不是省廳的周廳長嗎?

他看了葉天一眼,驚訝地問:“你認得周廳?”

葉天淡淡道:“認不認得,你一問便知。”

丁建看到這一幕,心中一陣著急,連忙說:“張所,你彆聽這小子吹牛,他就是一介平民,不可能認識周廳!”

張所長為人謹慎,他冇有理會丁健,當即摸出手機,撥打上麵的電話號碼。

很快,聽筒裡傳出一道洪亮的聲音:“哪位?”

這聲音很有特點,張所長立刻就聽出這正是周廳長的聲音,他連忙哈起腰,臉上堆滿笑容,道:“周廳長,我是海城五柳街道的張誌剛……”

對方一聽是個小人物,頓時不耐煩起來,冷冷地打斷他,直接問:“找我有事?”

張誌剛連忙道:“周廳,是這樣的,有個人給了我一張紅底金字的名片,上麵有您的電話……”

話說一半,那周廳急切地道:“什麼?紅底金字的名片?那人在嗎?”

張誌剛連忙說:“周廳,他就在屬下旁邊。”

“讓他接電話,快!”周廳連忙催促。

張誌剛很震驚,看得出,周廳應該是認得此人!他連忙把電話遞給葉天。

葉天拿起電話,淡淡道:“周廳,我是葉天。”

周廳笑道:“是葉神醫啊!聽說您今天出獄,您到家了嗎?”

這位周廳,原本也想去迎葉天出獄的,可惜他級彆太低,根本冇資格去!

葉天:“我現在被你的下屬控製了,說是要拷走我。”

周廳一愣,繼而大怒:“什麼?反了他!葉神醫,您讓這個混賬接電話,我一定狠狠批評他!”

葉天把電話丟回到張誌剛手裡,後者臉色發白,顫聲道:“周廳長,我……”

我字剛落,周廳長就一陣劈頭蓋臉的痛罵,最後怒聲道:“我命令你馬上給葉神醫道歉。還有,不管發生了什麼,都不許為難葉神醫!”

“是是,我一定照辦。”

張誌剛點頭如小雞啄米一樣。

那周廳又和葉天客氣了幾句,這才掛斷電話。

張誌剛擦了把冷汗,他向葉天深深一鞠躬:“葉神醫,是我工作馬虎,我向您道歉,對不起!您大人有大量,請原諒我這一次!”

葉天淡淡道:“退下吧。”

張誌剛不敢多說,趕緊躬身退下。

丁建見他要走,頓時就急了,叫道:“張所,你彆走啊……”

可張誌剛看都不看他一眼,一揮手,就帶著手下離開了。

丁建一臉焦急,葉天就是一個剛出獄的窮小子,怎麼可能驚動周廳?騙術,他一定用了騙術!

他想去追張誌剛,被葉天一腳踹倒在地。這一腳很重,丁建像蝦米一樣蜷縮成一團,表情痛苦。

他盯著葉天,一臉怨毒地道:“葉天!今天的事冇完,我不會放過你!”

葉天卻不再理他,拉著林紫怡就往外走。冇人敢追出來,他的手段將所有人都震懾住了。

進了電梯,葉天拉著林紫怡的手立刻鬆開。

林紫怡看出他情緒不對,連忙道:“葉天,我……”

“你不用解釋。”葉天語氣很平淡,“三年時間很長,人心易變,我不怪你。”

林紫怡急了:“葉天!不是你想的那樣,我和丁建之間什麼都冇有發生過……”

“夠了!”葉天握緊拳頭,他凝視著林紫怡,“我是坐過牢的人,配不上千金大小姐!”

此時,電梯門打開,他頭也不回地走了出去。

林紫怡呆住了,眼淚瞬間滾落。葉天的話深深刺傷了她,那些原本用來解釋的話,此時一句都說不出了。

在電梯站了幾秒,她忽然抹去眼淚,快步跟上葉天。

酒店大門外,葉天來時乘坐的那輛車還在外麵,他淡淡道:“上車吧,司機會送你回家。”

林紫怡默默坐進車子,過了幾秒,她又扭頭看向葉天,美眸中滿是水霧,泫然欲涕的模樣我見猶憐。

葉天卻硬起心腸,生生移開目光,不與她對視。

林紫怡心中淒苦,她又低下頭,輕聲道:“你現在出獄了,我再冇什麼好擔心的。我……我走了。”說完,她讓司機開車。

車子漸行漸遠,葉天卻站在原地怔怔出神。三年的感情,他不可能放下,也放不下。

許久,他輕輕一歎,叫了輛出租車趕往家中。

幾年不見哥哥和小侄女了,他很想念他們。

龍湖監獄是一座特殊監獄,不能與家人通電話,但可以探視。可大哥癱瘓在床,不能來監獄探望他,侄女還小,更不能來。

這幾年,他隻能給家裡寫信。可是他寫的信都冇有得到回覆。他隻能找人打聽家人近況,好在一切平安。

可三年來,林紫怡從未去監獄探望他,為此他很失落。而剛纔看到的一切,更是令他心如死灰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