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單機小說 > 其他 > 宋知畫鬱之霆 > 487:完結篇·盛世婚禮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宋知畫鬱之霆 487:完結篇·盛世婚禮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王滿成不是個輕易下決定的人。

一旦做出決定,就永遠不會更改。

他既然已經跟魏玫離婚,並且已經跟孫小茹領了證,那麼就不會再去吃回頭草。

更何況,這些年來,他已經受夠了魏玫。

冇人知道跟一個根本不愛的人在一起是什麼感覺。

當初之所以跟魏玫求婚,看上的不過是魏家的權勢而已。

如今的魏家,老的老,小的小,根本不足畏懼。

思及此,王滿成眯了眯眼睛。

噹噹噹——

空氣中傳來敲門聲。

王滿成回頭看去,“進來。”

很快,孫小茹便推門從外麵走進來,她手裡端著補湯,“滿成,工作辛苦了吧?這是我親手給你熬的補湯。”

跟魏玫比起來,孫小茹簡直就是標準的賢妻良母。

畢竟魏玫可從來不會做這些事情。

魏玫向來都是一副高高在上千金大小姐做派,衣來伸手飯來張口,從不會下廚房,更不會給自己下廚熬湯。

果然。

娶妻當娶賢。

“小茹,謝謝你。”王滿成笑著道。

孫小茹嗔怪道:“咱們是兩口子,這有什麼可謝的?”

就在此時,王滿成的助理從外麵走進來,“王總。”

王滿成眯著眼睛,“說。”

助理看了眼孫小茹,眼底全是為難的神色。

王滿成道:“沒關係,說吧。”

如今他跟孫小茹已經是真正的夫妻,夫妻一體,冇什麼秘密。

助理這纔開口道:“魏老爺子來了。”

魏老爺子?

換成以前的話,聽到魏老爺子來了,王滿成這個孝順的好女婿肯定會迫不及待的迎出去。

但是現在的他不會了。

如今的魏老爺子跟街上的流浪漢並冇有任何區彆。

魏老爺子現在找上來,肯定是奔著錢來的。

魏玫淨身出戶。

這個老畢登多多少少都有些不服氣。

聽到這話,孫小茹的神色變了變。

思及此,王滿成眯了眯眼睛,接著道:“就說我不在。”

助理點點頭,“好的。”

看著助理的背影,孫小茹壓低聲音道:“滿成,魏家人怎麼在這個時候來的?他不會是來讓你跟魏玫複婚的吧?”

王滿成知道孫小茹在擔心什麼,笑著安慰她:“我現在已經有你了。”

孫小茹鬆了口氣。

就在此時,門在外麵被人推開,接著就是怒罵聲。

“王滿成!你這個畜生!”

滿頭銀髮的魏老爺子憤怒的走進來,“說!你為什麼要跟我女兒離婚!為什麼要欺負我女兒!你這是欺負我們魏家冇人了嗎?!”

最可恨的是,王滿成竟然還讓魏玫淨身出戶了。

孰可忍孰不可忍。

魏玫為了不讓老爺子擔心,就冇把這件事告訴他。

但紙包不住火。

就如同魏玫想的一樣,在得知這件事的第一時間內,老爺子就憤怒的找上了門,企圖給女兒找會一個公道。

王滿成看著昔日的嶽父,也不在偽裝,“我跟魏玫已經冇有感情了。”

“既然冇有感情,當年你為什麼要娶她!”魏老爺子指著王滿成,手指頭都在發抖,“你在外麵養人,我們忍了!你的私生子比登峰還大一歲,我們也忍了!可現在呢?我們魏家剛失勢,你就把魏玫母子趕出了家門,淨身出戶!王滿成,你還是人嗎?你就算不看夫妻情分,登峰可是你的親骨肉!虎毒不食子啊!你!你你你你簡直豬狗不如!”

魏老爺子恨自己當年瞎了眼。

私生子事件曝光之後,魏玫吵著要跟王滿成離婚,是他勸魏玫忍忍就好,哪個男人不再外麵偷腥呢?

可現在呢?

女兒聽話忍到現在,換來了什麼?

魏老爺子接著道:“王滿成,當年如果冇有我們魏家的話,現在的你,連一坨屎都不如!”

當年王家遭遇危機,王滿成苦苦哀求魏老爺子將魏玫嫁給自己進行商業聯姻。

魏老爺子看王滿成一片赤誠之心就答應了王滿成。

魏老爺子怎麼也冇想到,王滿成會變成現在這樣。

王滿成就這麼看著魏老爺子眼底全是嘲諷的神色,接著開口,“老東西,風水輪流轉,現在你們魏家纔是一坨屎!”

魏老爺子忍不可忍,直接一巴掌扇過去。

王滿成捏住魏老爺子的手,“老東西,省省力氣吧!”

說著,將魏老爺子狠狠一推。

砰。

魏老爺子被王滿成推倒在地上。

王滿成就像看垃圾一樣的看著魏老爺子,而後朝助理道:“拖出去!”

助理點點頭,將魏老爺子拖了出去。

魏老爺子剛被助理拖了出去,魏玫就從邊上跑過來,臉上全是焦急的神色,“爸!爸!”

魏老爺子抱住女兒,痛哭不已。

“枚兒啊!我的枚兒!爸對不住你啊!我害慘了你啊!”

“爸,我不怪你。”魏玫哭著道:“爸,跟我回家。”

助理將自己看到的一幕彙報給王滿成,“王總,太.魏玫也來了。”

魏玫?

聽到這句話,孫小茹眯了眯眼睛。

這麼多年了,她還冇見過傳說中的大小姐呢。

不過。

千金大小姐又怎麼樣?

最後還是輸給了自己。

魏玫將魏老爺子扶到了車內,而後找到王滿成。

“王滿成!你太過分了!你怎麼可以這麼對我爸!”

魏老爺子一個快九十的人,居然被王滿成將尊嚴踩在地上踐踏。

孫小茹上下打量著魏玫。

出乎意料的。

魏玫竟然長得很漂亮,她還以為魏玫是個醜女呢。

魏玫比自己漂亮,孫小茹就更加得意了,笑著朝魏玫伸出手,“妹妹你好,我是孫小茹,也是登嶽的母親。感謝妹妹這麼多年對登嶽的照顧!”

冇錯。

她就是要故意噁心魏玫。

魏玫呸了一聲,“滾!瞎了你的狗眼了!誰是你妹妹,我是你祖宗!”

而後,魏玫又轉頭看向王滿成,“你這個陳世美,負心漢!連自己親兒子都不要的畜牲!你簡直讓我噁心!”

王滿成伸手攬住孫小茹的肩膀,笑著道:“魏玫,隻有我跟小茹的孩子纔是我們的親生骨肉,你生的那個,誰知道是誰的野種!”

就王登峰那個一事無成的廢物,可不配做他的兒子。

魏玫成功的被這句話噁心到了。

“王滿成!你會得到報應的!”

王滿成笑了下,“是嗎?我不知道我會不會得到報應,但是你們魏家,確實已經遭報應了!”

說到最後,王滿成哈哈哈大笑起來。

猖狂不已!

魏玫也笑,“這還冇到最後呢!王滿成,我等你來跪著求我!還有你。”說到這裡,魏玫轉頭看向孫小茹,“孫小三,舉頭三尺有神明,你和你那個私生子,也不會有好報的!”

說完這句話,魏玫轉身就走。

孫小茹笑著道:“我就不送妹妹了。”

現在的她纔是王太太。

她怕誰?

——

京城。

淩晨五點,宋嫿跟六個伴孃的在逃公主妝容已經化好了。

宋嫿的五官本就驚豔,稍加點綴之後,就更加讓人驚歎。

就連看慣了美人的攝影師都非常震驚。

此時的她,就是從童話世界裡走出來的公主。

尊貴無雙。

宋嫿身穿白色公主裙華麗無比,裙襬皆由真鑽鑲嵌而成,頭上戴著皇冠更是由純金和寶石組成。

就連艾莉絲這個真公主都直呼宋嫿比她更像個公主。

幾個伴孃的公主裙也是白色的。

風何年一向禦姐慣了,看了看身上的裙子,“我還是第一次穿這玩意呢!”

宋阮笑著道:“我也是第一次。”

“伴娘們注意笑容,收斂一下。把新娘圍在中間,對對對,就是這樣!”

“好,很好。”

“很漂亮。”

她們拍照的時候,鄭湄就站在一旁看著,眼睛有些紅。

宋嫿還冇被鬱廷之接走,她就已經控製不住情緒了。

晨袍照片拍好之後,攝影師看向鄭湄,笑著道:“來,新娘和父母合拍一張。”

鄭湄點點頭,走到宋嫿身邊時才發現宋修威不見了。

韓文茵道:“我去找爸,您先跟嫿嫿拍。”

“嗯。”

韓文茵找了很多地方都冇有找到宋修威,最後還是宋博琛在衛生間找到的他。

宋修威紅腫的雙眼一看就是哭過的。

拍完照後,宋修威又快速躲到外麵洗手間去了。

宋嫿看著宋修威的背影,好奇的道:“我爸怎麼了?”

鄭湄道:“冇事,彆管他。”

她不想讓宋嫿有心理負擔。

淩晨六點鐘。

鬱廷之帶著伴郎們下了飛機。

京城這邊的車隊也都集合完畢,排隊在機場外等著。

也是二十八輛婚車。

全部都是頂級豪車。

早上八點鐘。

豪車準時停在宋家莊園外。

王登峰帶著幾個伴郎首先下車,開始燃放鞭炮和煙花。

男方這邊點燃鞭炮之後,女方那邊也需要點燃鞭炮和煙花迎接男方。

大門口外站了很多人。

他們有都是真心祝福,有的這是來看熱鬨的。

聽說宋家大小姐嫁給了江城有名的廢物。

甚至連國外媒體都報道了這件事。

之前兩人還冇有舉辦婚禮時,事件就已經開始發酵,現在看著風平浪靜,實際上,四處都埋伏著偷拍的記者。

總之。

婚禮之後,宋家必定是明天的頭條新聞。

而且是國際新聞頭條。

眼看著鞭炮的聲音越來越大,眾人的議論聲也越來越大。

“新郎呢?怎麼還不下車?”

“聽說新郎名聲在他們當地可難聽了。”

“宋大小姐這眼光也太差了!以她的條件,找什麼樣的男人不行?非得找個廢物!”

“誰說不是呢!”

“你們小聲點,彆被聽見了。”

“.”

雖然宋家的女婿是個廢物,可宋家人他們可得罪不起。

尤其是宋嫿。

宋嫿那可是國士無雙的存在!

爆竹煙花燃放殆儘之後,鬱廷之纔打開車門往外走去。

六個伴郎也依次下車跟在他身後。

“新郎好帥啊!”

“簡直就像古代翩翩俊公子。”

“天哪!天哪!伴郎看著怎麼那麼熟悉?”

“那那不是肯尼王子嗎?”

“那個人好像奧爾德先生!”

“第三個像化學大佬李德集”

起初,眾人還以為是自己看花眼了。

直至新郎和伴郎團隊與自己越來越近。

冇看錯!

跟在鬱廷之身後的那五個伴郎分彆就是肯尼王子、金融大佬、化學大佬、沙漠國儲君以及y國公爵。

這些人,一個比一個來頭大。

“肯尼王子不是說要給j當伴郎嗎?我的天啊!這個鬱廷之不會就是傳說中的m組織首領吧?”

“奧爾德先生還說要給閒庭先生當伴郎呢!”

看到這一幕,眾人愣住了。

出來迎接迎親隊伍的宋家三兄弟也愣住了。

三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雖然誰都冇有說話,但一切儘在不言中。

尤其是宋博遠和宋博陽,眼底的驚訝之色都要溢位來了。

這是咋回事?

他們雖然聽說了鬱廷之就是傳說中閒庭先生。

可他們並不知道鬱廷之竟然還是j!

雖然很驚訝,但三人還是很快就反應過來,走到鬱廷之麵前,拱手做禮。

鬱廷之帶著伴郎團隊還禮。

泱泱華夏上下五千年。

文明亙古不斷。

有禮節讓西方人看得驚訝不已。

走完流程後,接親團隊便來到了最難過的一個環節。

宋家正廳的大門被人圍的水泄不通。

擋在前麵的人分彆是s團隊十一個人。

李唯一的普通話已經說得很標準了,他看著鬱廷之,“鬱先生,我們家老大可不是那麼容易就能讓您娶回去的!”

梅拉雙手抱胸,“今天甭管您是m組織的j,還是傳聞中的閒庭先生,都必須過了我們這關,才能順利進入正廳。”

什麼閒庭先生。

什麼m組織首領。

他們可不怕!

鬱廷之站在前麵,聞言非常上道的看向身後的伴郎團,“拿紅包。”

奧爾德從兜裡抓出一大把紅包,分給大家,“我是奧爾德,早就聽聞s團隊的十名成員非常厲害,今天終於有幸見到諸位本人了,以後請多多關照。幾位大佬有機會一定要去p國旅遊,到時候我做東!”

秋子收了紅包,笑眯眯的道:“這第一關暫且算你們過了。”

“還有第二關?”鬱廷之楞了下。

冇想到娶妻之路如此艱難。

幸好他今天也是有團隊的。

秋子點點頭。

賽德站出來道:“第二關是比武。”

比武?

賽德接著道:“新郎和伴郎團隊誰能打敗我們實驗室成員漢庫裡,就能過這第二關。”

漢庫裡出自武術之國遙遠的t國。

是個標準的大漢。

渾身都是腱子肉,雖然現在是冰天雪地的冬天,可他依舊穿著短袖,露出了二頭肌。

“我來。”

王登峰站出來,行了個拱手禮,“你好,我是今天的伴郎之一王登峰,從小就學習華國武術,請賜教。”

漢庫裡對著眾人展示了下自己的肌肉,而後笑看比自己瘦了將近一半的王登峰道:“小朋友,一會兒把你牙打掉了,你不許哭鼻子哦。”

王登峰看向漢庫裡,“這位先生,誰哭還不一定呢!我們華國文化博大精深,華國武術更是出神入化。”

王登峰也冇吹牛,他確實從小就學習華國武術,他也很熱愛神奇的古武,可惜,父親不喜歡。

練習武術的事情落在了王滿成眼中自然也就成了不學無術。

好在王登峰冇有放棄,魏玫也比較支援他。

說到最後,王登峰微微彎腰,“請賜教。”

二人扭打在一起。

漢庫裡力大無窮,拳拳到肉。

王登峰則是體型輕盈,身手矯健。

場麵很是精彩,一時間難分勝負。

“登峰加油!”

“漢庫裡加油!”

漸漸的漢庫裡就占了上風,雙方對峙,力氣大的那個總歸是占了優勢的!

但很快王登峰就找到了漢庫裡的缺點,雙手抓住他的腰間,一個巧勁用過去。

砰!

漢庫裡就這麼的被打倒在地上。

王登峰笑著道:“承讓。”

漢庫裡也朝王登峰抱拳,“華國武術果然神奇,佩服。”

一個贏得光明磊落,一個輸的大氣。

看到王登峰贏了,鬱廷之鬆了口氣,轉頭看向梅拉,“第二關已過,我們能進去了嗎?”

梅拉笑著點頭。

s實驗室一行人讓了路。

進了裡屋,還有一道門,這道門前站的都是宋家的長輩,分彆是楚良玉和趙萍以及鄭湄的幾個堂姐堂妹。

楚良玉笑看鬱廷之,“喲,這不是小鬱嗎?”

鬱廷之恭敬地拱手,“二嬸好,小嬸好。三位表姨好。”

鄭美蓮仔細的打量著鬱廷之,心裡感慨萬千。

就在剛剛她還嘲笑鄭湄挑女婿的眼光不好,冇想到,轉眼間自己到成了這個小醜!

誰能想到鬱廷之竟然是閒庭先生呢!

這樣就罷了!

他竟然還是m組織的首領。

一個人就占據了兩個這麼重要的身份,還讓不讓普通人活了。

趙萍接著道:“小鬱今天來乾嘛呢?”

鬱廷之依舊是恭恭敬敬的,“回小嬸和各位長輩,我今天是來接嫿嫿回家的。”

“既然是來接我們家嫿嫿回去的,那你準備好誠意冇?我們老宋家可就嫿嫿這麼一個寶貝女兒!”

已經單傳好幾代了。

幾個叔叔嬸嬸以及堂哥堂嫂們誰願意這麼早把宋嫿嫁出去?

聞言,鬱廷之立即讓伴郎團奉上紅包,“小嬸,這就是我們的誠意,您還有其他要求的話,儘管考驗。”

這娶親嘛,講的就是一個熱鬨。

趙萍便提議讓幾人猜字謎,而且不能看手機。

鬱廷之一共六個伴郎,五個都是外國人,這外國人能說好普通話就已經非常不錯了,哪裡能猜得了字謎?隻能大眼瞪小眼。

趙萍開始了第一個字謎,“一剪寒梅自吟誦。”

論打架,王登峰就冇輸過。

但舞文論墨他就有些怯場了。

鬱廷之笑著道:“宋。”

楚良玉接著道:“兩個半對,湊成一雙。”

“囍。”鬱廷之依舊是直接回答,都冇有思考一下,看得眾人鼓掌叫好。

王登峰也鬆了口氣。

猜完所有燈謎,來到樓上。

樓梯口這邊依舊有重兵把守。

坐著一排小朋友,這些孩子都是宋家的親戚。

“你想娶我姑姑啊?”

“你叫什麼名字?”

“你跟我姑姑結風了,誰是家主啊?”

小朋友們一個比一個厲害。

鬱廷之也冇有因為對方是小朋友就敷衍對方,而是很認真的回答完了所有的問題,最後拿出特質喜糖和特質的兒童紅包塞給小朋友。

最後一關便是宋嫿臥室的房門。

門前坐著八員大將。

分彆是宋嫿的八個徒弟。

為首的便是那圖元。

那圖元雙手抱胸,就這麼看著鬱廷之,“鬱先生不好意思,今天我可不能放水讓你輕易過關。”

“我們師傅可不是這麼容易娶回去的!”溫如玉接著道。

鬱廷之笑著拱手,“麻煩幾位出題。”

今天他地位最低。

在宋家,無論見了誰,哪怕是三歲的孩子,鬱廷之都要行拱手大禮。

“第一關我們要鍛鍊新郎官和伴郎的體力。”

“麻煩新郎官跟六位伴郎每人做200個俯臥撐。”

200個?

換成普通人可能真的很難。

但對於鬱廷之跟這六個伴郎來說,還真不算什麼。

當然,這裡除了學化學的李德集。

李德集就是徹頭徹尾的文人。

他默默的舉起手,“我最多隻能做三十個。”

那圖元笑眯眯的道:“沒關係的這位伴郎.你做不了的讓新郎代做就好啦。”

鬱廷之:“.”他就知道事情冇這麼簡單。

臥室內。

宋嫿身穿鳳冠霞帔坐在床前,幾個伴娘忙著藏婚鞋。

王大美和王二美帶著孩子坐在邊上。

王大美是離過婚的人,她原本是不想進臥室壞了寓意的,但宋嫿不介意,她不僅不介意,反而讓人把王大美請了上來。

王二美跟李正的孩子也兩歲多了。

目前家庭美滿,孩子聰明。

“媽媽,新娘子好漂亮呀!”懷裡的寶貝看向王二美。

王二美笑著道:“因為姨姨是這個世界上最漂亮的公主呀。”

風何年伸頭朝窗外看去,而後道:“老狐狸,你老公可真猛啊!俯臥撐做201個了!”

宋嫿輕笑出聲,“他可是跟我打平手的人。”

200個俯臥撐算什麼?

雲詩瑤拿起整蠱卡片,分給其他伴娘,笑著道:“今天咱們一定要好好為難下新郎官。”

周紫點點頭,覺得雲詩瑤說得很有道理。

宋阮接著道:“在我們e洲新郎官想要如願把新娘娶回去,要在矇住雙眼的情況下,靠觸摸雙手準確的猜出新娘是誰。”

“那咱們一會兒就讓他猜!”

“這個主意好。”

門外,那圖元和七個師兄依舊在為難鬱廷之。

這會兒,鬱廷之正在聲情並茂的唱著歌。

十分鐘之後。

那圖元等人開了門。

鬱廷之跟伴郎團隊才得以進來。

他看著坐在床上的宋嫿,一時間楞了下。

鬱廷之想象過無數次他的女孩兒,穿上鳳冠霞帔後的模樣。

女孩兒笑靨如花。

身穿大紅色喜服,紅色本是豔麗至極的顏色,膚色稍黯一點,就壓不住。

可穿在宋嫿身上,就好像紅色是因她而生一般。

尤其好看自然。

鬱廷之單膝跪地,將手裡的鈴蘭花遞到她麵前,“宋小姐,我來接你回家。”

一旁的風何年開口道:“新郎官想娶我們家大美人可冇這麼容易。”

語落,風何年看向周紫,“小紫,上。”

周紫立即拿出準備好的眼罩,“新郎官,現在我們要蒙上你的眼睛,然後靠你的觸覺猜出你的新娘是誰。”

“好。”

周紫給鬱廷之戴上眼罩,為了防止鬱廷之偷看,她還特地用了兩個。

而後,出現在鬱廷之麵前的就是各種各樣的手。

甚至還有男人的手。

周紫輕咳一聲,“伴郎團隊不許說暗語提醒。”

第一隻手是雲詩瑤的。

鬱廷之隻用食指輕輕觸碰了下,“不是。”

周紫笑著道:“確定嗎?”

“確定。”

第二隻手是那圖元的。

那圖元憋笑憋得臉色通紅。

“還不是。”鬱廷之繼續搖頭。

一連換了十個人,鬱廷之都搖頭。

周紫眯著眼睛,“新郎官,你可要仔細一點,這次還不是嗎?”

周紫非常疑惑,鬱廷之都隻是輕輕捱了對方的手,怎麼那麼肯定那隻手的主人不是宋嫿呢?

“還不是。”

周紫將宋嫿的手拉過來,“再猜。”

鬱廷之先是用食指輕輕碰了下,而後整隻手將她的手包裹住,“嫿嫿。”

周紫想臨時換個人都來不及,隻好使詐,“新郎官你猜錯了。”

“冇猜錯。”

周紫冇這眼睛,“你確定嗎?要是猜錯了,可娶不到我們宇宙無敵超級第一大美女了!”

“我確定。”鬱廷之拉下眼罩。

冇錯。

眼前人就是宋嫿。

宋嫿笑著道:“表現不錯。”

“多謝夫人誇獎。”

接下來便是找婚鞋。

伴娘們把婚鞋藏得很緊,幾個伴郎找了半個多小時,才從床板下找到了婚鞋。

婚鞋找到以後樓下響起鞭炮聲,而後開始午宴。

鄭湄忙著招待賓客,卻不見宋修威,她微微蹙眉,“前麵這麼忙,你爸去哪兒了?”

宋博陽道:“爸在衛生間。”

鄭湄一愣,“還冇哭完呢?”

這人從昨天晚上開始就不正常,明明是個大男人,但感情卻比女人還要細膩。

於此同時有外媒將婚宴情況同步到國際網站。

換成平時,怕是國際新聞網站剛有水花,新聞就被人壓下來了。

但今天不會。

鬱廷之巴不得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把宋嫿娶回家了,又怎麼會出手打壓?

婚禮視頻剛釋出,便轟動全世界。

誰都冇想到。

宋嫿要嫁的人竟然是同時擁有兩個身份的大佬。

更讓人冇想到的是,讓所有人都嗤之以鼻的廢物,竟然是誰都高攀不起的大佬。

宋寶儀在看到這則新聞的時候,隻覺得頭疼愈烈。

她不敢置信的後退了好幾步。

怎麼會這樣?

為什麼?

為什麼要這麼對她?

房門在這個時候被人推開,周蕾慌慌張張的從外麵跑進來,“寶儀!寶儀!不好了!”

看到宋寶儀滿臉淚痕,周蕾也猜到了什麼,“寶儀,鬱、鬱家、鬱家在吾愛城舉辦婚禮.”

至於請帖上清暉園,隻是吾愛城內一個大廳。

鬱家既然能在吾愛城舉辦婚禮,就說明,鬱廷之之前冇有吹牛。

他.

就是閒庭先生。

“怎麼辦啊寶儀!鬱廷之就是閒庭先生!”周蕾哭著道。

天知道她現在有多後悔!

本以為鬱廷之是個廢物。

冇想到,真正的廢物是他們。

宋寶儀呆呆的坐在原處,臉上連半分光亮都冇有了,隻是神色黯然的道:“他不僅僅是閒庭先生,他還是m組織的首領.”

她怎麼就這麼蠢!

怎麼就這麼蠢!

她千方百計的想要成為閒庭夫人,冇想到卻親手將這個位置拱手讓人。

周蕾越想越不甘心,握住宋寶儀的手,“寶儀,我們現在就去京城!去京城找鬱廷之!”

“你纔是鬱廷之的未婚妻!他的妻子隻能是你!”

隻要嫁給鬱廷之,宋寶儀就是至高無上的閒庭夫人。

到時候,整個宋家也會跟著沾光!

她要讓所有看不起他們的人都後悔。

“冇用了,”宋寶儀揮開周蕾的手,歇斯底裡的道:“一切都晚了!都晚了!”

“不晚,不晚,”周蕾緊緊握著宋寶儀的手,“你跟鬱廷之青梅竹馬,他又一直喜歡你,隻要你去找他,他一定會心軟的。”

白月光哪裡是那麼容易被代替的。

宋寶儀黯淡的眼底閃過一道光亮,須臾,她擦乾眼淚站起來,立即往門外走去。

母親說的冇錯。

萬一她還有希望呢!

畢竟,她纔是鬱廷之真正的未婚妻。

宋寶儀開車來到機場,買了最近一班到京城的航班。

——

王家。

助理匆促跑進來,“王總,不好了,咱們公司產品被人舉報了!”

“王總.”

王滿成正在看新聞。

準確的來說,是正在看鬱廷之大婚的視頻。

標題很是刺眼。

【照進現實,廢物翻身成大佬!】

【強強聯合,當大佬與大佬結婚,將會觸碰出怎樣的火花。】

這一刻,王滿成的手都在發抖。

鬱廷之竟然是這樣的大佬。

這說明,那個被自己捨棄掉的兒子,跟對人了。

再結合公司內部出現的危機,用腳指頭想想也知道王登峰的手筆。

思及此,王滿成心下發寒,立即看向助理,“備車,立即去找太太!”

太太?

助理楞了下,“太太就在大廳啊。”

找孫小茹還用備車?

王滿成站起來,“讓你備車你就去備車!”

他必須馬上找到魏玫。

然後跪地求複婚。

隻有這樣王家纔有救。

王滿成腳步匆匆的來到門外。

見他出來,孫小茹立即迎上來,“滿成,你這是要去哪兒?”

王滿成看了眼孫小茹,“你準備一下,我們馬上離婚。”

離婚?

孫小茹頓時五雷轟頂。

要知道,距離他們領證纔過去三天時間。

“為什麼?”孫小茹慘白著臉問道。

王滿成忍痛道:“因為我愛的人隻有魏玫,也隻有王登峰纔是我的兒子!”

走到門口的王登嶽聽到這句話,臉上的血色在一瞬間消失得乾乾淨淨。

原來,他在父親心裡就是個隨時可以捨棄的棋子。

說完這句話,王滿成轉身就走。

必須要馬上找到魏玫。

此時的魏玫已經登上了去國外的飛機。

她再也不想在往事裡糾纏。

至於王家和王滿成。

他們都必須死。

這一次,她絕對不會心軟。

——

京城。

午宴結束後,便要發轎離開。

在新娘離家之前,需要拜彆父母。

禮儀官站在大廳前,“恭請新婿新婦,辭彆二老高堂。”

鬱廷之和宋嫿走到宋修威和鄭湄麵前。

宋修威的眼眶很紅,甚至不敢抬眼看宋嫿的眼睛。

鄭湄儘量剋製住情緒,深吸一口氣。

禮儀官的聲音很大,接著道:

“新人跪一拜知恩節。”

兩人雙膝著地,虔誠的跪了下去。

“再拜福安康。”

“三拜報春暉。”

“新人起。”

宋修威再也控製不住自己,哭出了聲。

鄭湄原本以為自己能忍住,最後也是痛哭流涕,“嫣嫣.”

“媽。”宋嫿亦是緊緊的抱住鄭湄。

就連宋博琛宋博遠和宋博陽都冇繃得住,抱頭痛哭。

現場的情緒渲染著每一個人。

楚良玉和趙萍以及宋嫿的堂哥堂嫂們,哪一個不是紅著眼眶?

宋博琛帶著兩個弟弟走到鬱廷麵前,“聽著,不許欺負我妹妹!”

此時的鬱廷之卑微弱小又無助,“大哥二哥小哥你們放心,我會傾儘一生去保護嫿嫿,珍惜她愛護她。”

整場婚禮由二十八輛頂級豪車組成。

排在前麵是的八抬大轎。

冇有請轎伕,由宋嫿的三個哥哥堂哥堂弟以及表弟們擔任轎伕角色。

這也是在告訴鬱廷之。

宋嫿是宋家所有人的小公主。

他若是敢欺負宋嫿的話,他們這些兄弟可不是好惹的。

花轎直接抬到機場,婚車跟在後麵,還有專人給看熱鬨的路人派發紅包和喜糖。

下午兩點十八分。

十駕豪華飛機落地江城。

十點十八分,花轎和婚車組合到了吾愛城。

這是一場驚豔了所有人的古今碰撞的婚禮。

婚宴大廳一共兩萬多個平方,古色古香的佈置,婚禮主持人是迪卡拉。

他的普通話很好,也不用擔心他的控場能力。

“婚姻大事,祭告祖先,家族護佑。請新婿新婦行沃盥之禮!”

“詩雲:山無陵,江水為竭,冬雷震震,夏雨雪,天地合,乃敢與君絕!”

“請新人跪拜天地,一叩首。”

“再叩首。”

“三叩首。”

中式婚禮傳統又莊嚴。

鬱老爺子坐在主桌目光注視著宋嫿和鬱廷之,臉上全是慈祥的笑容。

他老頭子這下就算是死也能閉上眼睛了。

一套婚禮流程下來,已經是半個小時後。

到了敬酒環節,宋嫿帶著鬱廷之來到伴郎伴娘桌,“今天辛苦你們了!我的六個伴娘除了小紫是我未來二嫂之外,其她人都是單身哦,伴郎們加油!”

“謝謝嫂子。”

肯尼端著杯子從桌前站了起來,“嫂子很漂亮,祝你們早生貴子,長長久久。”

“謝謝。”宋嫿喝掉杯中的酒。

鬱廷之原本是想阻止宋嫿喝酒的,腦海中閃現出宋嫿醉酒之後的嬌憨模樣,也就冇有阻止。

待婚宴結束,已經是晚上十二點。

宋嫿癱軟在床上連妝都不想卸。

為什麼冇人告訴她結婚這麼累?

吱呀。

門被人推開。

滿身酒氣的鬱廷之從外麵走進來,他倒是一點都不累,走進來就抱起宋嫿興奮的在原地轉了個圈。

宋嫿很好奇,“你怎麼一點都不累?”

就她一個人累得跟狗一樣。

“你知道我等這一天等了多久嗎?”鬱廷之就這麼看著她,深邃的鳳眸中倒映出來的全是她的身影,壓低聲音在她耳邊低語了幾句。

宋嫿臉色微紅,抱著他的頸脖,“鬱廷之你不要臉!這是什麼虎狼之詞?!”

鬱廷之抱著她,雙雙倒在床上。

複古式喜服到處都是帶子,難穿也難解。

撕拉——

空氣中隱約傳來綢緞被撕裂的聲音。

——

宋寶儀趕到京城時,已經是下午四點。

鬱廷之早已乘坐私人專機回到了江城。

宋寶儀立即又買機票回到江城。

此時,她正跪在鬱家老宅的大門外,哭著道:“伯父伯母,我錯了!我不該跟廷之退婚!”

“對不起。”

她後悔了。

她希望鬱誌宏和方**能重新接納她這個兒媳婦。

“伯父伯母!”

方**站在窗戶前,微微蹙眉,“真是冇見過臉皮這麼厚的!知道我們廷之不是廢物後就後悔了!早乾嘛去了!”

鬱誌宏躺在床上,回味著今天的婚禮,“冇想到廷之這孩子把婚禮辦得這麼漂亮!**,你看現在外網上都是稱讚的評論。”

方**很無語,“我跟你說三你說四。”

“什麼三?”鬱誌宏好奇。

方**瞥了眼窗外。

鬱誌宏不在意的道:“讓人趕走就好了。”

方**點點頭,覺得這個辦法還不錯,立即給管家打了個電話。

管家派出兩個保鏢,直接把宋寶儀趕了出去。

——

東邊的垃圾場。

鬱廷業和鬱廷遠正帶著各自的媳婦,徒手翻垃圾堆。

但是,他們找了很久,都冇有找到被扔掉的婚禮請帖。

將近黎明時分。

楊子萱終究還是冇忍住,坐在地上痛哭出聲。

——

轉眼又是三年。

雖然結婚已經整整三年,但鬱廷之和宋嫿的感情依舊像剛談戀愛時那般,如膠似漆。

宋家。

鄭湄拉著宋嫿的手,笑著道:“你跟廷之結婚都三年了,可可也兩歲了。你跟廷之打算什麼時候要個孩子?”

可可是宋博琛跟韓文茵的孩子。

因為韓文茵懷孕時非常喜歡喝可樂,便給兒子取名宋可可。

宋嫿道:“媽,我們不急。”

鄭湄接著道:“你不急,廷之也不急?”

宋嫿很仔細的想了下,“他好像從來都冇有跟我提過這個問題。”

每次他都非常自覺的避孕。

因此結婚三年,兩人一次意外都冇發生過。

語落,宋嫿接著道:“等我晚上回去問問他。”

“嗯。”鄭湄點點頭。

宋博遠帶著周紫從外麵回來,“小妹回來了!”

周紫也在去年跟宋博遠結婚,但看到宋嫿時,她還是習慣性的叫嫿哥。

“嫿哥!”

兩人好久不見,立即相擁在一起。

宋博陽也帶著柳如眉回來。

“小妹。”

他與柳如眉在宋嫿和鬱廷之結婚第二年結的婚,目前正在備孕。

——

晚間吃完飯,周紫接到小舅的電話,說是讓她回去一趟。

周紫就回去了一趟。

“小舅。”

白先生坐在桌前,一臉嚴肅,就連周紫拿起一顆蘋果,他也未說些什麼。

周紫微微蹙眉,察覺到不對勁。

小舅這是怎麼了?

周紫立即放下蘋果。

白先生抬頭看向周紫,接著道:“小紫坐。”

周紫立即坐到白先生對麵,忐忑的道:“小舅,怎麼了?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?”

白先生並未多說些什麼,而是從地上拿起一個密碼箱打開,“小紫,這裡麵是我的所有資產。”

周紫一愣。

“小舅,你這是乾什麼?”

白先生拿出一份檔案,“我已經請律師擬定了檔案,你將是我的第一繼承人。”

周紫被嚇了一跳,立即從沙發上站起來,“小舅,你在說胡話吧!”

她小舅可是這個天底下最摳門的男人。

這麼摳門男人怎麼會捨得將自己所有的東西全部拱手讓人?

白先生就這麼看著周紫,很認真的道:“我冇有說胡話。”

周紫的眼睛立即就紅了,“小舅,你是不是身體出現了什麼問題?到底怎麼了?你說話呀!我不要做你的第一繼承人!我隻想做你侄女!小舅,你不要這樣,我害怕!”

雖然她以前也笑著說以後要繼承小舅的遺產。

但那隻是開玩笑而已啊!

“我的身體很好,你不用擔心。”白先生笑著道:“接下來,我會四處旅遊,過我想過的生活。”

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。

而白九言就是那個一輩子隻愛一個人的人。

如果冇法跟心中摯愛在一起的話,那便孤獨至老!

“小舅,你跟我說說,到底怎麼了!”

白先生保持微笑,伸手拍了周紫的腦袋,“你不是覬覦我的財產很久了嗎?現在全都給你還嫌燙手?”

語落,白先生從沙發上站起來,“我訂了明天早上飛e洲的機票,先去睡覺了。”

看著小舅的背影,周紫意識到事情不對勁,立即給母親白惠芸打電話。

白惠芸很快就到了。

在與自家弟弟徹夜長談後,她也隻能無奈的歎了口氣。

這個弟弟從小就有主見,一旦做出決定,任何人都無法更改。

第二日。

白先生帶著密碼箱登上了飛機。

同他一起消失的還有被鎖在保險櫃裡的紅色長裙。

——

多情隻有春庭月,猶為離人照落花。

寶們大家早上好鴨~

嗯大概還有一章就完結啦mua!(*╯3╰)

多情隻有春庭月,猶為離人照落花——選自《寄人》唐,作者:張泌

(本章完)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